倪嗣冲在东北巩固边防的伟业

时间:2008-03-05 14:3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敖堃 点击:

东北是清王朝起家之处,也是大清根本。但东北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资源,一直让俄、日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心存觊觎。1904年,两国为争夺东北大动干戈,爆发日俄战争。他们在签订的《朴茨茅斯条约》中,提出了“南满”、“北满”的称呼,瓜分东北的野心昭然若揭。

日俄战争后,清廷意识到,东北一旦易手,不但失去开国根基,而且首都将直接面临威胁。清廷决定在东北建立更有效的行政机制,把东北地区划分成三个省,取消原来的盛京将军、吉林将军、爱辉将军,改由东北总督总管,以建立巩固的东北国防线。

1907年6月,北洋派军机大臣徐世昌被任命为东北总督,开始东北建省的工作。早先,徐世昌作为袁世凯小站练兵的参与者,在小站总理参谋营务处的时候,倪嗣冲还只是一无名的秀才;而到倪嗣冲参与编练新军时,徐世昌早已在袁世凯的保举下,做了新成立巡警部尚书。二人虽然素未谋面,但徐世昌一直关注着这个承继自己曾经干过的职位和事业的后生小子,也看出来这是个可畏的干才。于是,他到东北后,便在第一时间向当时正留守小站的倪嗣冲发了邀请。到东北后短短数月,徐世昌就决定让倪嗣冲负责全黑龙江省的政务工作。

按当时清廷推行的新政,黑龙江将军的职位被裁撤,原任将军程德全改任新增设的黑龙江巡抚一职,负责一省军政要务。其下设民政司,掌管全省民政事宜,设司使一员。徐世昌认为倪嗣冲充任黑龙江的地方长官,对推行自己的政治抱负、对整饬黑龙江边防大有裨益。于是,他在上报清廷的《奏设司缺变通办法情形折》中说:“兹查有军机处存记二品衔直隶候补道倪嗣冲,器局宏通,才猷练达,堪以试署(黑龙江)民政司司使。”光绪三十三年十一月,清廷认可了徐世昌的任命,倪嗣冲当上了黑龙江一省的民政司司使,掌握了一省的行政权力。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新官上任的倪嗣冲,到了黑龙江省新建的省会、原黑水厅所在地齐齐哈尔,便忙于设立衙署、启用关防、任免人员,各府、厅、州、县升补调署及设治,设置统捐局、商会、实业总会等等,开始大展鸿图。而当时具有“巡行天下,抚军按民”职责的巡抚程德全,只抓大事和军务,把具体行政工作,诸如设置及创办实业工厂、垦牧有限公司、渔炭碱有限公司、森林公司,成立临时省议会、政法研究会、筹办政法学堂、成立教育行政会、绥化试办医学研究会以及追踪黑龙江共和党、同盟会支部等一系列事宜,都一古脑扔给了倪嗣冲这位民政使,放手让他去干,这也无形中让倪嗣冲的行政才能在东北几年得到彰显。

倪嗣冲在北洋中即以“能员”见称,民政司下设民治、疆理、警务、营缮、庶务五科,建省之事虽多且乱,却让他整理得条然有序。其最突出的功绩,便是积极促使朝廷取消禁止移民关外的国策,通过移民垦荒,充实了东北地区的人口、经济和汉族文化实力,粉碎了日俄通过移民强占东北土地的侵略企图。

黑龙江有丰富的水利资源,地表江河纵横,大气降水充盈,极为适宜农业发展。元、明时期,这里也曾搞过屯田,但只是昙花一现。清廷入关后,鉴于元朝蒙古族被推翻后退回蒙古高原的教训,为自己将来留下退路,保守满族固有文化,巩固祖宗“龙兴之地”,下令在东北废止招垦,并作为流放犯人的地方,实行了长达200年的“封禁”政策,严禁汉族人民进入东北地区。结果,一方面使这里变得荒无人迹,人口极为有限的少数民族与外界长期隔绝,以致贫困落后;另一方面, “自呼伦贝尔越瑷珲兴东辖境,皆与俄境毗连,弥望榛芜,无人过问” (《黑龙江志稿》卷八。)(《黑龙江志稿》卷八。)边境防务孱弱。三个东北新建省中,黑龙江省人口最少,面临的边防安全形势最为严峻。

进入中国近代,俄国势力不断向东北地区渗透。沙俄在用武力迫使清朝当局签订中俄爱辉条约、中俄北京条约等不平等条约,割去我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同时,又推出种种优惠政策,以每年十万人的速度,招揽其民众来黑龙江地区定居。在黑龙江地区推行“黄俄罗斯计划”,不断向黑龙江右岸的广大区域采取经商、移民等方式渗透,企图把黑龙江变成俄国的一部分。日俄战争后,中俄两国边境地区双方人口数量相差的更加悬殊。“彼则居民栉比,屯堡相望,我则野甸荒凉,人烟绝迹,就黑龙江两岸观之,已不盛强盛兴衰之感”(《东三省政略财政》)。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提出“满蒙生命线”的主张,把“征服满洲”和“经营满洲”作为其施政重点。” 1903年,日本开始向东北移民。日本政府明确指示臣民:“满洲为日中两国国民共同生活的地区。”1906年,出现了第一次日本移民中国关东的高潮。日俄战争后,日本按东印度公司模式,建立起组织庞大、业务范围广泛、不仅具有行政职能、而且拥有外交权力的执行国家任务的殖民地开发机构——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他们认为,可通过积年累月向中国东北移民方式,使中国东北实际上成为日本领土,于是鼓励向“关东州”和沿线的“满铁附属地”移民。

十九世纪中后期,当时还是中国属国的朝鲜遭遇大饥荒,大批朝鲜“流民”涌入中国东北地区求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绥芬河一带逐渐形成聚居区。韩国被日本吞并后,日本加大本国移民力度的同时,也把朝鲜人作为移民主力,实施以“鲜人”殖民中国东北策略,妄图使东北“鲜化”。朝鲜人“闯关东”的性质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进而演化为中国和日本移民竞赛的一部分。

倪嗣冲作为的首任行政长官,上任伊始,就敏锐地看出在国力微弱的当时,以移民实边,开发黑龙江,是保住黑龙江不落入外人之手的最佳对策。鉴于边疆形势的恶劣,他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那就是积极促使朝廷取消禁止移民关外的国策,促使关内破产农民大量移居东北!可以说,正是这一举动,保住了中国对东北的所有权。

黑龙江地区地广人稀,土地较关内各省容易获得,是贫苦农民想往的谋生之地。黑龙江地区1906年土地统计数字为814,276.5平方公里(汤尔和《黑龙江》据(俄)道勃罗夫斯基著《黑龙江省》一书的统计数字),1907年人口总数为2,577,380人(孙占文:《黑龙江省史探索》,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74页),平均人口密度为3.1人/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大大地低于北方的其它省份。在数千里一望荒芜,空无人烟的黑龙江土地上,贫苦农民稍事劳作便可谋生。同时,黑龙江地区有金矿、森林等丰富的自然资源,加之1905年后,黑龙江地区的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被辟为国际性商埠,各项事业正待开发,对劳动力产生了极大的需求,这些都给黑龙江移民提供了广阔的生活出路。

倪嗣冲首先完成了建省规划,充实各级行政机构,在全省广设民官,以官招民,充实边备。他于1908年6月10日奏请立即“添设瑷珲、呼贝尔道员两缺,黑河、胪滨、佛山、嫩江知府四缺,瑷珲、呼玛、漠河、室韦、萝北、武兴、讷河、布西、甘南直隶厅同知十缺,舒都、乌云、车陆、春源直隶厅通判四缺,诺敏、鹤岗、林甸、通北、铁骊知县五缺”(《程德全守江奏稿》卷12),这些拟设置的地方官府大都位于边境地带或交通要道,便于移民垦荒和边境地区的管理。与此同时,裁撤了墨尔根、呼伦贝尔、瑷珲副都统等旧的不合宜的机构。并在黑龙江省各县充实了招垦局,统一管理移民事务。

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上任不到一年的倪嗣冲为了改变黑龙江沿边地区(即黑龙江右岸)“野甸荒凉,人烟绝迹”的面貌,增强边境实力,制订了影响东亚政治地理格局的划时代纲领《沿边招垦章程》五章二十四条,对黑龙江19处放荒地段规定了奖励垦荒办法,由黑龙江巡抚领衔上奏朝廷,要求组织官方移民,迅速加大汉族农民移民东北的力度,得到了朝廷的批准。

不久,在倪嗣冲的规划下,黑龙江省政府分别在汉口、上海、天津、烟台、长春等地设边垦招待处,对应招者减免车船费,不增押租。凡来黑龙江省之垦户,携有边垦招待所执照者,乘座由烟台至营口的招商局轮船均减收船费,乘坐由哈尔滨至松花、黑龙两江之官轮及昂昂溪至齐齐哈尔之火车一律减收半费,所随家属,概免收费。“垦民到段后,遇有青黄不接,则又有官立银行查棱实在入口,酌予贷给”(《东三省政略·财政》)。此外,为了能使更多的人迁移到黑龙江地区来从事垦务,对招垦人员也有一定的奖励措施。对于招徕百名以上移民的招垦员,按清丈章程给以住宅。对移民本身能以已力招徕移民十人以上者,既抵垦地后,任命为百户长,招徕百人为屯长,招徕三百人以土地四方照半价卖给。特别是对前往兴东、瑷珲、呼伦贝尔等处边防的开垦边荒者,更给予了种种优惠待遇。于是,黑龙江迎来了一个划时代的发展时期,“一纸开招,万众立至”。关内各省——以冀鲁为最,大量破产农民纷纷移民东北垦荒,“蜂攒蚁聚”,许多“壮健单夫”先期来江省定居之后,呼亲引朋继来黑龙江,聚族而居。黑龙江地方政府丈量土地,大放余荒,并采用了催垦、抢垦、自由垦殖等促进措施,同时还进一步制订了《黑龙江省殖民计划大纲》等条例,印刷成册,派招垦员分发辽宁,河南,河北、山东等省。辽、吉二省立即效尤。从此以后,招揽内地农民出关实边,这也成为历代东北统治者的必行政策,几十年来,移民人口竟达数千万人之多。在汉语中也形成了一个专有词汇“闯关东”。

黑龙江本身缺乏劳动力,省政府一加鼓吹,省内各地闻风而动,各地官员、旗人对“移民”的到来,不仅不加拒绝,“反极尽招徕之能事,于是借垫牛粮籽种,白住房屋,能下田的去下田,能伐木的去伐木,能种菜的去种菜,放羊的去放羊,喂猪的去喂猪,铁匠送到铁匠炉,木匠送到木匠铺,念过书的功名人,则留到府里,教少东人念书,伴老东家清谈”(钱公来:《逸斋随笔》)。进入东北的关内移民就这样或被满、汉族地主招留,或自耕自种,一个个窝棚搭起来,一个个屯子盖起来,一顷顷庄稼种下去,一座座矿山开出来,东北丰富的矿藏从沉睡中唤醒,新垦的一望无际的农田,秋来遍野飘香的稻米大豆,关东成了移民的天堂,一个全新的“移民社会”在东北出现,开禁招垦收到显著的成效。

1908年,倪嗣冲又在内蒙古哲里木盟扎赉特旗开垦,安插北洋陆军第三镇的退伍兵和家属,一夫授田百亩,以火犁代人力,开展屯田。其实倪嗣冲开发扎赉特旗别有用意。扎赉特旗正在黑龙江腹地,从这里到东面、北面、西面边界的距离都差不多。倪嗣冲的心思,是把这里变成退伍兵和家属的驻地,也就是古代兵民合一的体制,平日是退伍的老兵,领着家属种地。一旦边境前线有事,拿起武器就是彪悍的战士,保卫自己土地而战。

移民开荒也大大缓解了黑龙江建省后财政用度的不足。黑龙江省民政司规定:只要垦民户每垧土地交纳京钱六吊三百文,或银一两三钱,便发给大照,土地即归代垦六民。这样,自1904年至1911年,黑龙江地区共放出荒地5,628,300垧,收入京钱35,458,290吊,折合白银7,316,790两,真是垦务事宜“朝出一令,暮入千金”(《黑龙江述略》卷四)。这种作法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当时政府的财政危机。

仅仅用了四年时间,到1911年(清宣统三年),黑龙江实际垦荒面积就达到了300余万垧。仅西部地区人口就增加了四十七万余人,东部地区人口亦有很大增长,黑龙江地区人口总数已达到三百数十万人(孙占文《黑龙江省史探索》,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74页)。入垦移民在这些荒地上披荆斩棘,变榛莽为良田,为黑龙江地区农业发展作出贡献。而同时,这些移民乡土观念都较浓厚,稍有积蓄,便返回故里,省亲探友,频繁往来,经年不断。正是这种南北流动,将黑龙江地区的一些信息,带给了家乡的亲朋好友,从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向黑龙江迁徙。只短短的几年,便在以前人烟稀少的边荒地区兴建起了许多由移民组成的村屯聚落。如肇州、泰来、巴彦等地,本为蒙古族游牧和旗人屯田之地,“汉族移民一到,遂成聚落”,由村落而城镇,由城镇而都市,繁衍不绝,使整个东北从此成为稳固的汉族文化为主体的地区,北方汉族文化从此取得一块富庶的复兴基地,在相当程度上扭转了长期衰落的态势,也解决了关内民众的粮食问题,减少内乱之源。

(责任编辑:天下倪氏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6-01-01 00:01 最后登录:2016-10-20 04:10
friend links: 伟哥官网 exness exness 天龙私服 打折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