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代名人 >

倪氏历史名人录

时间:2007-09-26 15: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
兒(音ni)伯、兒人——殷商武丁时代之先祖和人民。武丁时代(公元前1334——1275年)。倪伯为倪国之首领,倪人为东方方国诸侯及人民。为倪姓最早的前祖,居兒国(商代方国,位于今山东滕州境内)。
邾友父——夷父颜次子,亦曰郳友父。邾武公封其子於倪地。
郳庆——郳友父之后,已发现的在青铜器铭文中的第一人。
郳犁来——郳友父之曾孙。春秋时代之先祖,曾於公元前689年,653年两次朝鲁。参加春秋霸主组织的各种活动。倪国第四代国君。将都城由今山亭区南东江村迁往西集镇东高台,特别是对倪姓的发展立下了永世不可磨灭的功勋。为史籍记载的倪姓第一人。
兒良——战国时代之先祖,军事家,曾率领六国军队。《吕氏春秋·不二篇》:“老聃贵柔,孔子贵仁,墨翟贵兼,关尹贵清,子列子贵虚,陈骈贵齐,阳生贵己,孙膑贵势,王廖贵先,兒良贵后。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豪士也。”。”贾谊《过秦论》:“吴起、孙膑、带佗、兒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此时倪国已亡,倪良去邑称兒良,赵国人(一说魏国人)。
兒说——与兒良同时代之先祖,公元前359—286年战国时期之名家、学者、善辩也。为先秦发展中华逻辑学起了先驱的作用。
兒宽——西汉时先祖(公元前169—101年),武帝时千乘郡(今东营市广饶县石村乡倪家村)人,汉武帝之重臣、御史大夫。幼年家境贫寒,每下地劳动,总是把《五经》挂在锄钩上,有空即读,“带经而锄”的故事广为流传。后因精通经学为汉武帝所赏识,擢升左内史,负责治理京城长安所在的关中地区民政。在任期间,首倡在郑国渠上游南岸开凿六辅渠,促进了关中地区农业发展。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3),任右内史。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 ,倪宽升任御史大夫,长达九年,期间深受汉武帝赏识,随武帝东封泰山。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 ,倪宽奉诏与司马迁、公孙卿、壶遂等修改历法,经过精心推算制订出新历法--《太初历》 ,比秦朝的《颛顼历》有很大进步,纠正了当时所行历法的错误,为发展中国历法做出了贡献。他不仅精通经学和历法,且善文辞,传有《倪宽九篇》、《倪宽赋二篇》(汉书)及《封禅颂》等。倪宽于太初二年(前103)病逝,归葬原籍。倪宽墓于1976年10月公布为山东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山东东营市广饶县原花园乡田王村南约500米。过去古木参天、景色幽静,旧志列为广饶八大景之一,有“倪冢秋烟”之喻。当年守墓人生息繁衍,形成了现在的冢头村。2005年倪宽墓已修缮一新,碑亭、祠堂一应俱全。
兒汤——汉书魏相传中,以法天地,顺四时,以易阴阳,以赵尧举春、李舜举夏、倪汤举秋、贡禹举冬各职一时(指掌时令之官)。
兒长卿——在《游侠列传》中,有临淮倪长卿,虽为侠,而恂恂有退讹君子之风(恂恂议慎之貌也)。
兒宏——又曰倪宏(公元23—55),他与汉光武帝同时代人。先从军于王郎部下为将(东汉起义人之一),后投光武帝复兴汉室。
倪萌——东汉时代人。以仁孝著称,倪萌曾与梁郡,车成兄弟二人被赤眉军所拿,并以食吃掉。萌即叩头乞求赤眉将自己先吃掉,以身代替二人,遂感动了吃人者,将其释之。
倪 式——东汉桓帝九真太守。
倪孝德——三国时代建安太守。
倪袭祖——南北朝时代金石学者。
倪念四——元代中期为邑达鲁哈赤县令。
倪太守——三国时为清河太宁。
倪启——唐至德年间为江阴太守。
倪可福——公元907—960年,为荆南梁王全忠大将,悍蜀有功,又累积战功,武信王奖赐,可福以功名终。
倪若水——(?——719年)字子泉,山西藁城(今属河北省)人,唐代名臣唐玄宗时代人,进士出身,敢于直谏,使玄宗不误时,行乐误国。开元初,开元初官至中书舍人、尚书右丞。后调其出京,任汴州刺史。出任汴州刺史时,修孔庙,倡教育,兴办州学、县学政尚清静,风化大行,州百姓称颂不已。唐玄宗派人捕珍禽异兽于南方,倪若水上奏章谏止。玄宗看过奏章,亲自写诏肯定若水的意见,遂停止捕鸟,尽放所捕珍禽。并赐帛40段,嘉奖他直言劝谏的精神,召其入朝,提升为户部侍郎。开元七年己未,复授官尚书右丞。是年,卒。 为唐朝一代良臣。
倪思——南宋时一代忠直良臣,湖州归安人,字正甫,谥文节。乾道二年(1166年)进士,曾任泉州知府,政声显赫,入祀泉州贤名祠。官至礼部尚书.以直言敢谏著称。并著有《经鉏堂》一书,影响甚至远。
倪朴——南宋爱国者。字文卿,宋代浙江浦江人,居石陵村,因号石陵。尝应进士举,绍兴末,岳飞遭乱后,闻金人南攻,草万言书陈征讨大计,复考山川险阻,成《舆地会元志》四十卷,又著《鉴辙录》五卷,指陈御侮用策之失。淳熙中,为人所构,徙家筠州。以赦归,寒窭终身。业古文三十年,有杂著六十篇,今仅存《倪石陵书》一卷。事迹见明宋濂《倪石陵传》。
倪瓒——元末书画家、诗人(130l--1374)。初名埏,字元镇,又字玄瑛,号云林子、幻霞子、荆蛮民、经锄隐者、净名居士、朱阳馆主、沧浪漫士、曲全叟、海岳居士等,又曾署名东海倪瓒、懒瓒,变姓名曰奚玄郎,题名诗画时常用云林,无锡(今属江苏)人。家豪富,筑“云林堂”、“清闷阁”,收藏图书文玩,并为吟诗作画之所。擅画水墨山水,宗法董源,参以荆浩、关仝技法,用笔方折,创“折带皴”写山石,画树木则兼师法李成。所作多取材于太湖一带景色,疏林坡岸,浅水遥岑,意境清远萧疏,自谓“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用笔轻而松,燥笔多,润笔少,墨色简淡,却厚重清温,无纤细浮薄之感,能以淡墨简笔,有神地笼罩住整个画面,识者谓其“天真幽淡,似嫩实苍。”这种“简中寓繁”的风格,对明清文人水墨山水画影响颇大。后人把他和黄公望、吴镇、王蒙合称为“元四家”。 工诗、画山水、其画有独特意境风格,为一代画家宗师。传世作品有《杜陵诗意图》、《狮子林图》、《渔庄秋霁图》和《六君子图》等。
倪岳——明中期之良臣。累官礼部尚书、吏部尚书,授编修、文章敏捷,先后陈国家大事百余宗。其著“青漫”已列入国家四库全书。
倪元璐--明代书家(1533-1644年) ,上虞(今属浙江省)人。字汝玉,一作玉汝,号鸿宝。天启进士,官至户、礼两部尚书。元璐多才多艺,善行草诗律,画山水竹石。李自成陷京师,元璐自缢而绝。福王谥文正。诗文为世重,书画俱工,落墨超逸。工书,清秦祖永《桐阴论画》称:“元璐书法灵秀神妙,行草尤极超逸。”清谢堃《书画所见录》称“书画乃其余事,尝与黄道周全璧书画,人争宝之,世称“倪黄云”。近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称“明人无不能行书者,倪鸿宝,新理异态尤多。”传世作品《行草诗翰》、《郊行诗册》、《题画诗轴》、《金山诗轴》等。著有《倪文贞集》等。
倪仁吉(女)——清初女画家,倪尚忠之女,十二岁通孝经、论语四出,文笔过人,诗、书、画、绣皆绝,山水人物画“女仕图”人称精妙,与女诗人倪瑞璇并称“巾帼英才”。
倪瑞璇——清女诗人。七岁学古文,八岁学诗及体,九岁读宋五子书,皆可背周易,一字不差。十七岁在兴龙寺挥笔五言“自从秦与汉,几经帝与王,功业杂霸多,岂果关仁义”。并讽刺贪官污吏为“群渡河”等,气势非凡,痛斥权奸之精品,仅存有“箧存诗集”留世,惜三十岁卒世。
倪嗣冲(1868~1924),安徽阜阳人,秀才出身。倪嗣冲原名毓桂(一说毓枫),字丹忱。生于安徽阜阳倪寨(今属阜南县)。1893年倪嗣冲考取秀才。后去山东担任了恩县(今平原县)知县。1899年袁世凯署理山东巡抚,倪成了袁幕府中的一名重要成员。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袁世凯调升直隶总督,倪嗣冲随之赴津,被安置在北洋营务处。1907年徐世昌任东三省总督时,倪嗣冲升任黑龙江布政使兼巡防军翼军。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不久,袁派倪嗣冲任武卫右翼长,督办苏、皖、鲁、豫四省交界剿匪事宜,并率武卫右军进驻周口一带。1913年“二次革命”时,倪嗣冲配合袁世凯,占领整个安徽。于是年7月27日倪为安徽都督,兼署民政长,不久升任安徽督军,兼任省长。1914年支持袁世凯恢复帝制。1916年袁世凯称帝失败,不久去世,黎元洪继任总统,皖系首领段祺瑞任国务总理,集政治、军事、外交大权于一身。不久,黎、段之间发生“府院之争”。此时倪嗣冲投靠段祺瑞,成为皖系的中坚人物。1917年的张勋复辟中,倪嗣冲先是参与谋划并表示支持,后权衡利弊率兵“讨逆”。并因“讨逆”有功,被提升为长江巡阅使,派兵入湖南。1920年直皖战争中皖系战败后,倪嗣冲辞去安徽军政各职,寓居天津。1924年夏因患脑血管病病逝。
倪道烺——字炳文,阜阳人(1879—1951年)一九一三年任芦盐运销局督办,一九一八年和一九二五年两度出任凤阳关税监督。
倪映典——字炳章。安徽合肥人。岳王会会员。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在安徽任炮兵管带,与熊成基计划在安庆运动新军起义。事被清吏侦知,后南下广州,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宣统元年(1909年)同盟会南方支部成立,任运动新军总主任。宣统二年率新军在广州起义,壮烈牺牲。年仅25岁。

附:倪 思 传
倪思,字正甫,湖州归安人。乾道二年进士,中博学宏词科。累迁秘书郎,除著作郎兼翰林权直。光宗即位,典册与尤袤对掌。故事,行三制并宣学士。上欲试思能否,一夕并草除公师四制,训词精敏,在廷诵叹。
权侍立修注官,直前奏:“陛下方受禅,金主亦新立,欲制其命,必每事有以胜之,彼奢则以俭胜之,彼暴则以仁胜之,彼怠惰则以忧勤胜之。”又请增置谏官,专责以谏事。又乞召内外诸将访问,以知其才否。迁将作少监兼权直学士院,兼权中书舍人,升中书舍人兼直学士院、同修国史,寻兼侍讲。
初,孝宗以户部经费之余,则于三省置封桩库以待军用,至绍熙移用始频。会有诏发缗钱十五万入内帑备犒军,思谓实给他费,请毋发,且曰:“往岁所入,约四百六十四万缗,所出之钱不及二万,非痛加撙节,则封桩自此无储。遂定议犒军岁以四十万缗为额,由是费用有节。又言:“唐制使谏官随宰相入阁,今谏官月一对耳,乞许同宰执宣引,庶得从容论奏。”上称善,除礼部侍郎。
上久不过重华宫,思疏十上,言多痛切。会上召嘉王,思言:“寿皇欲见陛下,亦犹陛下之于嘉王也。”上为动容。时李皇后浸预政,思进讲姜氏会齐侯于泺,因奏:“人主治国必自齐家始,家之不能齐者,不能防其渐也。始于亵狎,终于恣横,卒至于阴阳易位,内外无别,甚则离间父子。汉之吕氏,唐之武、韦,几至乱亡,不但鲁庄公也。”上悚然。赵汝愚同侍经筵,退语人曰:“谠直如此,吾党不逮也。”
兼权吏部侍郎,出知绍兴府。宁宗即位,改婺州,未上,提举太平兴国宫,召除吏部侍郎兼直学士院。
御史姚愈劾思,出知太平州,历知泉州,建宁府,皆以言者论去。久之,召还,试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侂胄先以书致殷勤,曰:“国事如此,一世人望,岂宜专以洁己为贤哉?”思报曰:“但恐方拙,不能徇时好耳。”
时赴召者,未引对先谒侂胄,或劝用近例,思曰:“私门不可登,矧未见君乎?”逮入见,首论言路不通:“自吕祖俭谪徙而朝士不敢输忠,自吕祖泰编窜而布衣不敢极说。胶庠之士欲有吐露,恐之以去籍,谕之以呈藁,谁肯披肝沥胆,触冒威尊?近者北伐之举,仅有一二人言其不可,如使未举之前,相继力争之,更加详审,不致轻动。”又言:“苏师旦赃以巨万计,胡不黥戮以谢三军?皇甫斌丧师襄汉,李爽败绩淮甸,秦世辅溃散蜀道,皆罪大罚轻。”又言:“士大夫寡廉鲜耻,列拜于势要之门,甚者匍匐门窦,称门生不足,称恩坐、恩主甚至于恩父者,谀文丰赂,又在所不论也。”侂胄闻之大怒。
思既退,谓侂胄曰:“公明有余而聪不足:堂中剖决如流,此明有余;为苏师旦蒙蔽,此聪不足也。周筠与师旦并为奸利,师旦已败,筠尚在,人言平章骑虎不下之势,此李林甫、杨国忠晚节也。”侂胄悚然曰:“闻所未闻!”
司谏毛宪劾思,予祠。侂胄殛,复召,首对,乞用淳熙例,令太子开议事堂,闲习机政。又言:“侂胄擅命,凡事取内批特旨,当以为戒。”
除权兵部尚书兼侍读。求对,言:“大权方归,所当防微,一有干预端倪,必且仍蹈覆辙。厥今有更化之名,无更化之实。今侂胄既诛,而国人之言犹有未靖者,盖以枢臣犹兼宫宾,不时宣召,宰执当同班同对,枢臣亦当远权,以息外议。”枢臣,谓史弥远也。金人求侂胄函首,命廷臣集议,思谓有伤国体。徙礼部尚书。
史弥远拟除两从官,参政钱象祖不与闻。思言:“奏拟除目,宰执当同进,比专听侂胄,权有所偏,覆辙可鉴。”既而史弥远上章自辨,思求去,上留之。思乞对,言:“前日论枢臣独班,恐蹈往辙,宗社堪再坏耶?宜亲擢台谏,以革权臣之弊,并任宰辅,以鉴专擅之失。”弥远怀恚,思请去益力,以宝谟阁直学士知镇江府,移福州。
弥远拜右丞相,陈晦草制用“昆命元龟”语,思叹曰:“董贤为大司马,册文有‘允执厥中’一言,萧咸以为尧禅舜之文,长老见之,莫不心惧。今制词所引,此舜、禹揖逊也。天下有如萧咸者读之,得不大骇乎?”仍上省牍,请贴改麻制。诏下分析,弥远遂除晦殿中侍御史,即劾思藩臣僭论麻制,镌职而罢,自是不复起矣。
久之,除宝文阁学士,提举嵩山崇福宫。嘉定十三年卒,谥文节。
南宋倪文节是个爱读书的人,他不但自己读书感到快乐,就是听人读书也乐不可支。他写道:“松声、涧声、山禽声、夜虫声、鹤声、琴声、棋子落声、雨滴阶声、煎茶声,皆声之至清者也。而读书声为最。闻他人读书声,已极可喜;更闻子弟读书声,则喜不可胜言矣。”他听人读书尤其听自己子弟读书声如此高兴,是因为他知道,读书使人高尚、使人知识丰富、使人进步。
倪思:《经鉏堂杂志》简介
古人云系列从书之一。倪思,字正甫,字号齐斋老人,宋湖州归安人。《经鉏堂杂志》是作者晚年的读书札记,也可以说是一本思想随笔。他关于人生的“穷”与“达”、顺境与逆境的辨证关系的认识,达到了当时极高的水准;他示儿的十条“子弟之职”和“遣女”的“十戒”,是数百年来长辈教育子女的标准的总结,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同。 今以明万历刻本为底本以流行别本标点整理。
《经鉏堂杂志》作为“古人云丛书”,2005年4月,由岳麓书社出版 。
刻经鉏堂序 (潘大复)
(经鉏堂,倪氏堂号,汉大夫倪宽带经而锄,终学有所成。《经鉏堂》是南宋倪思所著,谥文节)
夫吾人立身寓内、欲表表白见者,舍功业文章何居焉?垂绅正笏之士率谈功业,而视笔墨为敝帚;笈冠长衣之士率谈文章,而薄荐绅为尘饭。此皆见其偏、不睹其全者也,吾窃以臧获之亡羊而例视之矣。求之于古,工文章者如牛毛,而以文章兼功业者若兔角然,寥寥乎其不多见也。他姑不暇具论,即以吾湖言之,期中多丹山洞府、金砂银石,故石屋祖师隐于霞雾,葛稚川隐于菁山,范蠡、计然隐于大遮以谋霸业,遂号为计筹山,至今存焉。若颜、苏两君俱愿为此州刺史,欧阳公所谓“江外饶佳郡,吴兴天下稀”者,夫亦道其地之灵也哉。
以故文章家代不乏人,今世诗宗沈约、孟郊,画宗子昂、叔明、徐贲,潇洒推叶苎翁,皆彬彬文彩,而胸中丘壑纵横万状,非若他郡章句之学、人趋之而人步之者也。而责诸人于钟鼎之业、太常之勋,则或起之九原而无以应我矣。乃于宋得一人焉,倪文节公是已。
观其《经锄堂》一书,论朝事则有忠臣爱君之心,论家政则有君陈孝友之念,论山川则有遗世独立之志,论世味则有藻鉴人伦之明。繁而不乱,约而有规。其辞爽以劲,其气简而舒,信文章之大家,绣虎之长技也。
是书也,盖得之吾友陈仲醇,云:“仲醇博雅有书癖,上自经史,下至稗官,靡不旁搜远采,最爱是书。”余读《礼》毘山中,即柳恽读书处也。偶放舟访仲醇于嘉禾,仲醇出是编授余曰:“是且未有梓,公,湖人,宜为湖梓之。”余持之归,反覆读,不忍释手,每读一段,则饮醇醪一杯,咽之,欣欣然自得也。既喜文节之文章,欲观文节之行谊,而稽之往谱,则文节官宋之学土,风操凛凛,为一代伟人。
若传记所载者,读之犹有生色,当时忌文节甚众,而如石中流、无所倚萎,声闻愈藉藉震人耳矣。岂非文章功业并茂者耶?遂以其书携至京邸,拜命雍阳,政事之暇,取而卒业,益沾沾自喜,谓我非仲醇,安得是书?而字多差讹,亥豕相接。适张文学自扬文山中走潞水上谒余,文学胸次富有《坟》、《典》、《丘》、《索》,乃以是书授之校焉,凡三旬而羽化者全、蠹食者完矣,又三旬而剞劂告成、杀青斯竟矣。余览其成,喟然叹曰:土患无文覃功业耳,何患不传?自有此书以来,凡几百年矣,而流徙不亡,则人必有仰其功业文章而不欲亡之者。
至于今则仲醇仰之而授之予,予仰之而付之梓,张文学仰之而校以成,仲酿与予不佞之志,安知后之仰之者不如今日乎?而是书终千古不亡矣。书既成册,移书两儿子曰:“为我藏昆山中。”盖山必有所托而名焉。故霞雾以石屋名,菁山以稚川名,计筹山以越中两大夫名,是山也,安知不以藏书名乎?然予之景仰于文节固不徒以文章也,倘后之人止以文章观之,是鱼鸟之睹毛嫱,已失其真者矣,是为之序。时万历庚子仲春花旦,吴兴居实子潘大复书于雍阳官署。

(责任编辑:天下倪氏网)
顶一下
(10)
90.9%
踩一下
(1)
9.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6-01-01 00:01 最后登录:2016-10-20 04:10
friend links: 伟哥官网 exness exness 天龙私服 打折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