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代名人 >

兒说其人

时间:2012-11-08 10: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兒说,这位我倪氏家族史上早期人物由于正史无传,其身世行状不详,但通过先秦文献中对他的一些零星记载,可以窥探其概貌。 据我所知,最早言及兒说其人的当推战国时的韩非。他在《韩非子外诸说左上》中说,兒说,宋人,善辩者也,持白马非马也,服其稷下之辩
兒说,这位我倪氏家族史上早期人物由于正史无传,其身世行状不详,但通过先秦文献中对他的一些零星记载,可以窥探其概貌。
据我所知,最早言及兒说其人的当推战国时的韩非。他在《韩非子・外诸说左上》中说,“兒说,宋人,善辩者也,持‘白马非马也’,服其稷下之辩者。”虽寥寥数语,但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兒说的丰富信息。
(1)兒说的生活时代。从文中提到兒说“服其稷下之辩者”,可见他长期游学于稷下。稷下是齐威王齐宣王时期在都城临淄所办的学宫,准此,兒说当生活于齐威宣之世,即公元前356年-前301年,这与《倪氏源流》所载的兒说的生卒年为公元前359-前286正相吻合。
(2)兒说的祖籍及其先世。文中直接交待兒说为“宋人”。宋,即战国时宋国。据此我猜想兒说的先世极有可能就是郳甲。郳甲是郳国第六世国君穆公的次子。他的姐姐亦即穆公的女儿嫁与宋国国君宋元公,可能这层关系,郳甲在宋国做大夫,后代定居于此。郳甲约生活于公元前520年左右,距兒说200年光景,只隔六,七代,相距不远。兒说既为宋人,其祖上是郳甲的可能性很大。兒说之兒所以不写作郳,说明当时郳国已亡,因而去“邑(阝)”为兒了。(据我推测,郳亡于公元前342年,详见前文)
(3)兒说是个辩论家。文中称兒说为“善辩者也,持‘白马非马也’,服其稷下之辩者”。当时稷下汇集了天下贤士达千人之多,都是些大学者,大学问家,而兒说竟然能折服这批贤士,使之哑然,无法反驳,足见兒说论辩能力极强,于众多的稷下先生中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4)兒说首创“白马非马”论,是先秦名家的先驱者。“白马非马”这一命题向为先秦时期名家公孙龙所专有,按公孙龙生于公元前320年,卒于前250年,约比兒说晚40年,相当兒说的子孙辈。因此“白马非马”发之者实为兒说而非公孙龙,而且极有可能公孙龙是师承兒说的。
(5)兒说是我国逻辑学研究的先行者。兒说所创的“白马非马”论,乍一听,十分荒谬,白马怎么不是马呢?明明是诡辩,何能服众?其实,这里所辩的不是关于“归属”问题,而是研究逻辑学上的“概念”问题。“白马”为属概念,“马”为种概念。属概念当然不等同于种概念。可见兒说是我国最早涉足逻辑学的学者。
以上是从韩非的著述中了解到的兒说。韩非生于公元前280年,比兒说晚80年不到,仅相隔两代多些,因此他记载的兒说事迹应是亲耳所闻,信而有征,相当可靠的史实。
稍后,在《战国策》及《吕氏春秋》中都载有“靖郭君善齐貌辩”的故事。其中“貌辩”,郭沫若怀疑为“兒说”。这是很有见地的。因为“貌”古作“皃”,与“兒”极其相似。因其与兒说相隔时间比韩非长,转辗传抄误将“兒”写成了“皃”,(可见当时郳国确已灭亡,郳已去邑为兒了。如果仍为郳,不会误写成“皃”的)。以后又随着“皃”字的写法变化又写成了“貌”。“辩”与“说”义通,或许是兒说之字,或许因其善辩时人称其为“兒辩”。又因其长期居于齐国,故又称其为“齐兒辩”(《战国策》中误为“齐貌辩”,《吕氏春秋》中更误为“剂貌辩”)。而靖郭君即田婴,他是齐宣王的弟弟,齐威王的小儿子。其时代正与兒说所处时代相合。因此,可以肯定地说所谓“貌辩”即是兒说。
如果说我们从《韩非子》中看到的是一个学者型的兒说,那么,我们从“靖郭君善齐貌辩”的故事中看到了兒说的另一面。原文较长,不全文引用,只归纳其要点如下:
(1)兒说是个不拘小节,比较自由散漫的人。“齐貌辩之为人也多疵”招致“门人弗悦”,甚至要赶走他。
(2)兒说是个有才能有智谋的人。因“多疵”而时人不识,连靖郭君的儿子孟尝君也多次要父亲赶走他。而只有靖郭君是识他的,非常器重他,对孟尝君说:即使有人要铲除我们这个家族,捣毁我们这片家业,只要对齐貌辩(兒说)有好处,我也在所不惜。靖郭君不但不愿驱逐兒说,还给他住上等客舍,并派长子为他驾车,朝夕侍候不懈。
(3)由上例可知,兒说不仅是稷下先生,而且还是靖郭君的食客,且对他优厚有加。这就是兒说之所以久居齐国原因。
(4)兒说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靖郭君果然识人,在紧要关头,兒说挺身而出,凭借他的智谋勇气和辩才,为靖郭君排除了忧患。当时靖郭君的父亲齐威王驾崩,新接任的齐宣王是靖郭君的异母兄,向与靖郭君不和,他当了国王后对靖郭君极其不利。就在这种形势下,兒说主动冒着杀头的危险,不顾靖郭君的百般劝阻,亲赴齐宣王处为靖郭君说话。他将一切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凭借他无人可及的智谋与高明巧妙的辩术,不仅保全了自己,还深深打动了齐宣王,愧疚地对兒说说:“靖郭君对寡人的感情竟然深到这种程度啊!我太年轻了,很不了解这些事情。”并马上赐给靖郭君衣帽宝剑,叫兒说带去。就这样,靖郭君弟兄俩泯灭了长时期的恩怨,避免了一场以后可能发生的杀身之祸。
兒说这种知恩图报,把生死置之度外,乐于解人忧患,急于救人危难的大智大勇的忠义之行深得后人的传颂称许。
综上所述,兒说是我倪氏家族中早期的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是我们全体倪氏的骄傲。尽管正史无传,但通过对先秦文献中一些有关资料的疏理,探求,其身世行状还是如此鲜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6-01-01 00:01 最后登录:2016-10-20 04:10
friend links: 伟哥官网 exness exness 天龙私服 打折宝贝